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luping2009的博客

岳路平的博客

 
 
 

日志

 
 

调和方舟子韩寒  

2012-02-02 16:15:00|  分类: 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调和论”没有什么市场,但是“宽容、宽恕”的中立观点还是得到了微博好友的支持,至少是鼓励。可能每个人有是用不同的理由存在于这个世界,我的性格驱使我去挖掘事件中乐观的一面。

 

一,方舟子的“启蒙性”。

 

除了看方舟子的微博、文章,这些天还可以看到他的视频访谈,顺便搜了一下他的过去。我觉得他的工作挺有价值,我甚至埋怨自己没有早点认真去了解他的工作,特别是“新语丝”。我现在更理解为什么认同方舟子的人多来自海外学子,那是因为他做了很多工作。

 

“方舟子”这个名字就是要脚踏“科学”和“文学”这两条船,我本人也很认同这个方向。

 

方舟子在访谈中多次提到清代的考据传统,我想应该是对顾炎武作为开山祖的“乾嘉学派”精神的继承。顾炎武反对宋明理学空谈“心、理、性、命”,提倡“经事致用”的实际学问和对器物的研究。

 

另外,我也能从方舟子身上看到欧洲启蒙时代的精神。启蒙运动的目的是引导世界走出充满着传统教义、非理性、盲目信念、以及专制的一个时期(通常被称为黑暗时期)。今天,中国正处于一个充满着“和谐主旋律教义”、非理性、盲目信念(比如多数韩粉对韩寒的崇拜)、以及穿着法治貂皮大衣、戴着作为缓兵之计的“村民选举”式民主墨镜的专制的一个时期。

 

方舟子战韩寒,无论结果如何,都可以有助于“辨伪经而得真经”的启蒙风气的成长。

 

张鸣在跟方舟子一起做的访谈中,埋怨“吴英案”涉及的民间金融问题、校车问题、强拆问题被“方韩战”遮蔽,我觉得道理对,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方舟子在对“新媒体、新工具、新文体(我指的主要是微博和博客、网络视频访谈)”的应用上,要比张鸣优秀。我们可以对比方舟子和张鸣在镜头前的表现也能看出这一点:方舟子讲话的时候,张鸣一般都不看方舟子,即使他不是故意的,但是也会让观众看出一种“不屑”的表情和对方的不尊重。而张鸣讲话的时候,方舟子则一直很礼貌地注视着张鸣。

 

二,韩寒的“浪漫性”。

 

韩寒阵营的优点是直觉、率真、朴素、良知、同情心、人之常情……让我想到受益于“启蒙运动”,但是又常被认为是对“启蒙运动”的反扑和纠正的“浪漫主义”时期的风气。启蒙运动的成员基本上动用的是理性、科学的工具,但是“浪漫主义”的主要成员则由艺术家、诗人、作家、音乐家、以及政治家、哲学家等构成。

 

按照波德莱尔的定义,“浪漫主义既不是随兴的取材、也不是强调完全的精确,而是位于两者的中间点,随着感觉而走。”

 

启蒙时代的思想家强调演绎推理,浪漫主义则强调直觉、想像力、和感觉,

 

浪漫重要,理性也重要;直觉重要,科学也重要。就像白天重要,黑夜也一样重要。韩寒重要,质疑韩寒也很重要;方舟子重要,反对方舟子也重要。在白天和黑夜的交叉处,晨曦和黄昏也是很美丽的。在理性和直觉之间,灰色调也是很高级的。

 

三,剥离政治立场

 

很多人反对方舟子,是因为他曾经对付过贺卫方,而且他的妻子是新华社的。让人觉得他首鼠两端,两头吃。但是我想说的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很多巨星,他们的供养人往往也是恶棍、暴发户、凶残无比的家伙。包括哥白尼在内的很多巨匠也跟统治者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今天的中国,如果要像启蒙时代那样直接质疑“君权神授”,他就要做好准备同时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和坐牢。

每个人扮演的角色不同,我们不会因为达芬奇向他的金主低头哈腰就否定他在艺术和科学上的成就。所以对方舟子不能太过求全责备。

 

韩寒受到如此强烈的质疑,其实也跟他的三篇在政治立场上“打右灯,向左转”有着直接的关系。

 

即使是韩寒和方舟子这样率真的人,也不得不变得事故和圆滑,其实我觉得不能责怪他们。这是他们要做出贡献不得不制服的道德成本,要怪就怪这个时代和这个国度,不适合良知生存,他们既要战斗,还要时不时看看良知的氧气罩是否正常工作。

 

四,剥离背后的商业罪恶

 

韩寒背后的路金波商业运作,以及传说中的方舟子背后的孟山都背景,我也认为需要跟韩寒的“浪漫性”以及方舟子的“启蒙性”剥离。如果我们舆论的环境一直被阴谋论主导,恐怕这个时代的“浪漫性”和“启蒙性”就要面临更大的倒退。

 

我有一个美好的愿景:方舟子是“启蒙性”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韩寒是“浪漫性”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我们不需要完美的方舟子和无暇的韩寒,我们需要的是推倒第二张“启蒙性”的骨牌、第二张“浪漫性”的骨牌……

我们不要被别有用心的网禁时代的东厂垄断辩论的议题,不断稀释“民主”、“自由”议题的浓度,不断模糊“良知”和“启蒙”议题的能见度。

 

我依然同时力挺韩寒和方舟子,目的是要同时力挺“启蒙性”和“浪漫性”。我依然要对“老大哥”和“商业做恶”进行双重批评,因为权力和利益同时携带有光明和邪恶两种力量,他们需要永远被监督,制衡。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