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luping2009的博客

岳路平的博客

 
 
 

日志

 
 

龙的镜子  

2012-01-14 09:37:00|  分类: 媒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的镜子 - yueluping2009 - yueluping2009的博客

 

                                            2012年龙票


 

1609年,伽利略发明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台天文望远镜。他先观测到了月球的高地和环形山投下的阴影,接着又发现了太阳黑子,此外还发现了木星的4个最大的卫星。

 

伽利略没有发明月亮的高地、环形山的投影、太阳黑子和木星的卫星,他只是发明了看见它们的“望远镜”。

 

同样,陈绍华也没有发明这个时代,他只是发明了让这个时代可见的那面镜子——龙票。

 

让一个东西可见,有时候就像魔术——东西一直在,但是直到有人令其可见时,东西才变得有意义。

 

就像英国评论家麦克思·比尔波姆说的:“早在一八八零年以前美就存在,但让美登台亮相的却是王尔德。”

 

自从互联网迫使邮局变成“文化遗产”,邮票被迫从实用性的岗位上提前退休成为纯“艺术品”,邮票就再也没有成为舆论的中心,直到几天前陈绍华设计的“2012龙票”被这个散焦的时代再次聚焦。

 

很多人甚至在新年假期的百忙之中抽出了宝贵的时间对陈绍华的龙票表示了震怒:这条龙太凶神恶煞了!这条龙也因此获得了一个很酷的外号——震惊龙。

 

全球华人媒体纷纷热议:这条龙是否暗示了一个霸道的中国形象?

 

其实陈绍华并没有仅仅设计了一张邮票,而是设计了一面让中国人焦虑的集体情绪现形的一面镜子,邮票不过是沾了这面镜子的光而已。

 

这面镜子出现之后,关于中国形象的焦虑情绪突然像火山一样喷发了,仿佛大家从来不知道这种情绪的岩浆一直存在一样。在这个时候,大家似乎也心安理得地默认龙就是中国形象——此时我们几乎没有听到否认“龙=中国”的声音。

 

大家的确很久没有照镜子了。自从100年前的民国元年(1912年)之后,在“革命”旗帜的震慑下,大家都不再理直气壮地通过“龙”来对镜贴花黄了。可是为什么到了2012这个恰好是龙年的、笼罩着末日传说的年份,大家都开始紧张起自己的集体形象了呢?

 

其实龙的肖像从来没有消失,它一直都被格雷藏在中国人集体无意识阁楼的阴暗处。看过奥斯卡·王尔德的《格雷的肖像》的人应该还记得格雷跟他俊美的肖像达成的交易——让本应该留住他青春俊美形象的肖像代替自己承担岁月和心灵的负担,而让他自己永远保持青春貌美。

 

                      龙的镜子 - yueluping2009 - yueluping2009的博客
 

                                       《格雷的画像》剧照

 

今天的所有中国人,就是那个理想主义的格雷,让龙的肖像(即我们的集体肖像)一年又一年地承担现代化的坏账,发展主义的排泄物。其实龙的肖像早已如阁楼里格雷的肖像一样,被蛀虫侵蚀,腐败、丑陋而且凶恶。但是格雷本人却时时刻刻保持了青春貌美,就像十年来通过奥运、世博、神舟飞船表现出来的阳刚强健、生机盎然的辉煌的中国形象一样。

 

在我们深藏龙的格雷肖像的时候,西方人却一直在为我们绘制肖像,不管是处于好奇还是警惕。1963年的《时代周刊》封面,就是一幅龙的肖像:所有的中国人都挤在一条巨大的龙舟上——有点像诺亚方舟,船头即是龙头,龙头的顶上,站着当时中国的四大领袖: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和邓小平,标题是《红色中国,狂妄的被孤立者》。

 

当然,大多数的中国人从来没有看见过这副肖像。即使是今天,一些中国人看见了这幅龙的肖像,其实也是相当不以为然,认为那是美帝国主义在妖魔化中国。

 

倒是一位机智的中国艺术家,在33年后,用日本丰田汽车发动机做龙头,以成吉思汗远征欧洲的羊皮筏为龙身装置起来一条巨龙——“中国威胁论”的意象,登堂入室进入美国古根海姆美术馆,起名为《狼来了!龙来了!》。这位艺术家叫蔡国强,他几乎用的是1963年时代周刊封面同样的视觉逻辑,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反过来吓唬美国人。

 

   龙的镜子 - yueluping2009 - yueluping2009的博客   龙的镜子 - yueluping2009 - yueluping2009的博客

            《时代周刊》封面(1963年)             蔡国强:狼来了!龙来了(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

在蔡国强以中国艺术家的身份在美国文化舞台上龙飞凤舞的时候,所有的中国人也正在励精图治,艰苦奋斗,发誓要在世界经济舞台上龙腾虎跃。

 

我们一心想成龙,气势汹汹,而西方则摆开架势要成为一名驯龙高手。今天,我们终于成龙,成为世界上的第二大经济体。可是这么多年以来,我们每个人都被困在这艘GDP龙舟上全速向前,却从来没有机会看到这艘龙舟的模样——身在龙身中自然无法看到龙头。

 

这一次,陈绍华造出了一面方寸镜子,所有人终于从龙票镜子里看到了龙头的样子,突然之间吓坏啦!——这是一个多么戏剧性的叶公好龙的情景。最戏剧性的是,一开始我们好龙,最后我们成为了那条我们最终害怕的龙。就是说,叶公不但怕龙,而且他居然就是那条龙。

 

100年前的革命,把华人集体意识的那面镜子砸碎了。陈绍华的龙票让我们100年后第一次重新看见自己的形象:强了、凶了、看起来不“吉祥”了。我想说的是:我们莫怪造镜人,这是一面新的镜子,也许你害怕看到里面的形象,但是别忘了——那就是我们自己现在的形象。

 

如果说乔布斯重新发明了手机,我说,陈绍华让我们重新发现了龙。

 

其实,在龙票发行前的半个月,我们在陈绍华家里就已经看到了龙票。当时他吓唬我们说龙票在发行前依然是“国家机密”,提醒我们不要把照片外泄(有点格雷的肖像的意思)。我们当时只当是陈绍华讲了个笑话,现在看来,我们低估了这个国家机密。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