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luping2009的博客

岳路平的博客

 
 
 

日志

 
 

我们是否需要装饰式的民主和自由?  

2011-06-01 19:59:00|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承鹏等人参选人大代表,跟李敖在台湾“竞选”总统,是同样的性质吗?

李敖在竞选时,就知道他一定是选不上的,他之所以明知选不上还要选,是为了通过“竞选秀”来“教育”台湾民众。

李承鹏的参选过程,也是一次教育吗?

如果是一次不在于是否选上的民主自由培训课程,我们需要这样一堂课吗?

我看到环球时报在警告李承鹏等,不要在这件事情上造成进一步的思想撕裂;与此相对应,南方都市报则欢迎这样一场民主培训。

但是我一直抱有一种警惕和怀疑:我们是否需要这样一次民主自由的培训?我看到的是,这是一场以新浪微博为舞台的民主自由网络游戏。与此同时还有海外媒体的起哄,以及国内媒体的“规则允许”下的有分寸的围观。

如果只是一场网络游戏,这种装饰性的,娱乐性的民主自由游戏,跟主流网络游戏里的模拟杀人又有多大的差别。

这样一场秀,究竟是有利于我们尽快可以进入“实战”,还是进一步强化我们对“虚拟世界”的适应性,不再愿意面对现实?进入现实?

 

我们当然希望可以进入实战。但是我们从培训到实战,实际上等了一百多年。一开始是清政府搞了一个“预备立宪”,认为立宪的条件不成熟,需要12年云云。各地可以先搞咨政局什么的,先模拟一下,在地方上先实验一下。当然,后来大家都知道了,革命党人没有等的及长时间的模拟,直接把清政府推翻了。

后来,孙中山认为,要进入宪政,需要先军政、再训政,最后才能抵达宪政。他认为中国的老百姓还没有学会怎么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他认为在民国,老百姓就是小皇帝,我们就要像清政府的垂帘听政那样,像培训小皇帝一样培训老百姓慢慢学会使用宪法……

当然,这场培训后来又在“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遗憾遗言中交棒给下一代领袖。

之后,蒋介石在江西发起“新生活运动”,其实也是“训政”思维的变体。当时胡适就反对这种做法,说老百姓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理论知识,他们只需要在娱乐、工作之余,隔几年来个投票,而投票也依据的是一些直觉之类的判断。

当然,我们知道,后来这场新生活运动又不了了之了。

到了今天,我们又开始了一场南方都市报称为“民主培训”的草根微博名人参选的时代。我总感觉虽然换了人,换了说法,换了技术,但是那股子注定不了了之的宿命的幽灵,又再一次盘旋在祖国的天空。

 

当然,我依然有信心,我们最后一定会成功。真正地拥有一个BY THE PEOPLE, OF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的未来。等到那么一天,所有的老百姓就可以公平使用被权贵垄断的资源,复苏他们渴望已久的表达能力,释放他们压抑已久的创造力。

但是,我总有一种预感,李承鹏等的参选,注定是一场网络游戏。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切入现实面的操作,他们在微博上的粉丝,不会拥有可以投进一个实物的投票箱里的一张纸制的选票。

万一李承鹏真的选上了,他在成都某区的人大上的作用不会比政治协商会议里的那些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的空间更大。最后成为一个来自微博区的装饰品,就像春节联欢晚会上一定要出现来自新疆、内蒙古、广西和拉萨的舞蹈。他也不可能比香港立法委员梁国雄做的更加过分,可以朝曾荫权扔香蕉。

我想说的是,你就在这几条被限定的跑道上,你不可能走得更远。我们需要的不是梁国雄式的表演,我们需要识别我们真正的困境。我们需要一张真正可以逃离奴役之路的地图。

 

我们要问的问题应该是,可不可以有一天,GFW不再封锁FACEBOOK,推特?

可以不可以有一天,GFW不再过滤GOOGLE的关键词?

如果有一天我们互联网的土地上,不再树立铜墙铁壁般的柏林墙。我们希望通过李承鹏获得的表达的自由,阅读的自由就会自动获得。

比起那种信息的无界,知识的无疆,我比较不喜欢塑料花般的,在全球最大的局域网里的民主自由网络游戏中获得的,李承鹏打怪得到的虚拟民主和塑料自由的奖励。

 

我们应该问的问题是,可不可以有一天,电视上不再让原来播放凤凰卫视(本来已经很温和)的频道上定格在迎客松的画面?可不可以有一天,我们在100个频道里面寻找节目的时候,不需要只在浅红、红和深红节目之间享有选择的“自由”,彩色电视还有蓝色、绿色、紫色、黄色、橙色,不仅仅是只有红色。

也许有人说我太理想化,但是我想说我们已经被忽悠了一百年,从预备立宪、到训政、新生活运动,到上山下乡跟生活学、跟农民学,再到学无止境的农村基层选举,再到微博网络游戏式选举……

而我们的表达自由从清末的几百种民间独立报纸,直接降格到GFW的高科技审稿。

 

我们一百年来,从来不缺少装饰性的表演性的民主和自由。我们应该反思我们争取自由的方式方法,我们要找到真正的症结所在。

柏林墙的建造者是不会主动拆除柏林墙的。在柏林墙内,我们可以玩几场民主自由的网络游戏,让大家可以看到希望。实际上,星光大道就很民主,让多少保安和农民工看到了希望。我们需要在成都某人大上看到一个民主自由的旭日阳刚吗?或者我们想在江西新余看到一个民主自由的西单女孩?

但是,我还是支持李承鹏等策参选计划。就像我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时,看到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还是真的感动。否则我们还能看什么呢?重庆台是肯定看不成的。看红色久了,由于补色关系,白墙壁都会泛怪怪的绿色。

 

从来没有见过真的选票,我们还是乐于看到李承鹏获得微博粉丝的热情赞扬。甚至我在质疑这次参选时被李承鹏的粉丝骂,我心里都会为这种虚拟的“民主自由”气氛所感动。

我一点都没有在讽刺李承鹏,我会为你加油。我只是想讽刺讽刺这个时代,讽刺我此时此刻在写的这篇文章,以及讽刺写作本身和在新浪这个网络游戏平台上实现我的言论自由本身,希望我的这篇文章不要被新浪管理员删除。至少可以让我享有一些言论自由,虽然是虚拟的。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