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luping2009的博客

岳路平的博客

 
 
 

日志

 
 

逃词(ESCAPING CHINA)、陶瓷和回声——岳路平接受《中国陶瓷》采访,谈“回声”公共艺术计划  

2011-05-29 11:01:00|  分类: 媒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逃词(ESCAPING CHINA)、陶瓷和回声

                         ——岳路平接受《中国陶瓷》采访,谈“回声”公共艺术计划

 

              逃词(ESCAPING CHINA)、陶瓷和回声——岳路平接受《中国陶瓷》采访,谈“回声”公共艺术计划 - yueluping2009 - yueluping2009的博客

相关链接:岳路平:回声·RECLAIMING

 

中国陶瓷:岳老师您好,2010年您担任第六届中国·宋庄文化艺术节的总策划。这次“艺术节”引发各方热议,您也做出了一些回应,对此各界人士见仁见智。

 在这个相对浮躁的社会,很多艺术家潜心创作自己的作品,按照自己的表达方式借作品说出想说的话。而您不仅局限于倾诉及展现自我,您把艺术当成一个产业来“经营”,按照您的想法走出您觉得对的路。您曾说您是说行合一的实践者。这需要勇气和坚韧的心来做坚强的后盾,我钦佩这样的行动力。

我们是做《中国陶瓷》(艺术版),《中国陶瓷》是拥有50年历史的国家级期刊,而顺应市场需求扩版出艺术版,运行时间还不长,艺术版的读者群不仅局限于艺术家,还立意打造成给商家、藏家等普通人看的陶瓷专业类期刊,我们渴求做出不一样的东西,我们亦欲“跨界”。所以在“跨界”之路上希望您能给我们多提建议与意见。接下来我想提出几个问题对您做个采访:

1、2010年9月10日-10月10日,为期一个月的“跨界——2010第六届中国·宋庄文化艺术节”在北京宋庄举行。 9月10日上午10时,“纯粹——广西当代艺术家群落作品展”在宋庄力波村画廊开幕。力波村画廊为广西艺术家提供了300多平方米的展览空间。展出的作品中包括张燕根的雕塑作品《物质与精神之间》,在您博客中有贴出一篇广西日报赵娟写的新闻报道对这件作品进行了描述,您能谈谈您对这件陶艺作品的理解吗?以及您对整个当代陶瓷艺术行业有什么看法?

 

岳路平:“广西当代艺术群落”去年第一次亮相京城,引起了广泛关注。作为总策划,我的目标是把探照灯打到中国的纵深处。过去大家普遍认为当代艺术只能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存活,而我的观点恰恰相反:只要拥有独立的人格,独立的行动力,那么他的艺术实践就自然拥有了当代性。所以去年我们实施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就是要把对当代艺术的考察触角延伸到天涯海角的台湾、世界屋脊的西藏、充满文化多样性的新疆以及生机勃勃的亚热带的广西。

我们选择当代艺术群落,首先锁定拥有强大能量的带头人。张燕根就是这样一个角色,他不但自己潜心创作艺术作品,同时也具有组织能力和学术判断。艺术节期间,我邀请广西群落的策展人、艺术家和媒体记者到我的院子做客,我们的主要讨论内容是如何培育广西当代艺术群落的土壤。艺术节结束之后,参加艺术节的广西艺术群落的艺术家们,很快在广西就展开了很多动作。

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参与社会,强调日常性。我觉得包括张燕根在内的广西艺术群落的艺术家们都拥有这样的素质。这样的素质也体现在具体的作品上面。你提到的张燕根的作品《物质与精神之间》就包含了十分独特的日常性。张燕根以日常的陶瓷作为载体,切入物欲横流时代的精神困境。他没有通过宏大的作品去进行宏大的批评,而是用日常的视角,通过日常的物件去探讨精神在日常生活当中如何实践的问题。陶瓷就是他的词汇,日常就是他的语法。

从这个角度我想谈谈我对当代陶瓷艺术行业的看法,我去年年底对景德镇进行了考察,我个人认为,目前当代陶瓷行业的最大问题就是过于“行业化”。景德镇实际上被做低了。景德镇代表着中国陶瓷艺术的未来,但是显然目前缺少高度。

陶瓷是东西方文化对流中的幸运者,英语中“陶瓷”跟“中国”是一个词,可见陶瓷所拥有的文明高度。陶瓷是最不能当成一个行业来做的,陶瓷不仅仅是一种物理和化学的分类的存在,陶瓷以及它背后的故事可以激荡出历史的能量、经济的启迪、政治的技巧和艺术的革命。目前的景德镇显然没有从文明的高度、历史的透视法、全球化的眼光来看待这个问题。

上次在北京,我跟你们主编谈到,《中国陶瓷》的英文翻译也没有最大化地利用好“陶瓷”的语言游戏。我当时向他建议,应该把《中国陶瓷》直接翻译成《CHINA,CHINA》。

 

2、您策划过多次展览,您认为展览对艺术而言意味着什么?什么样的展览才能对艺术的发展起到一个积极的推动作用?不知道您有没有关注过陶瓷艺术这一块,您所知道的做得比较好的陶瓷类展览有哪些?或者您对陶瓷艺术展有什么样的看法和比较好的建议?

 

展览对于艺术而言的重要性,相当于演讲之于政治家,水之于人,飞行之于鸟。一个好的展览必须全面、立体地向受众呈现艺术家的创造力,最大化地防止信息的流失。陶瓷是一种特殊的物品:既可以是作品,又可以是产品;既可以是礼品,也可以是商品。陶瓷的展览要特别重视作品和产品之间的分野。作为产品和商品,它的展览可能除了“展”还要考虑“销”。但是一个展销会的机构显然对具有艺术价值的陶瓷的呈现是有伤害性的。如果我们从艺术、人文的高度去呈现陶瓷,那么就要为之架构一些严肃的语境,选择具有权威阐释力的专家和发布渠道让陶瓷的艺术价值、历史价值、人文价值生效。

 

我没有把陶瓷展览作为一个专门的类别来研究过,不过我对著名华人艺术家蔡国强使用陶瓷材料进行的创作印象很深,希望你们可以关注他几年前做过的一些关于陶瓷的艺术计划。

 

陶瓷的延展性很多,不同的人对其有不同的要求和期待。我认为一个陶瓷艺术展的要成功,首先要把你的目标锁定精确,因为陶瓷展览的目标实在是太多了,但是每一次我们只能选择一个或者有限几个角度。如果目标不清晰,就会焦点模糊,事倍功半。

 

3、我们上一期杂志刊登了YOU-KNOW-WHO(为避开“敏感词”,使用“YOU-KNOW-WHO”替代)在英国的那次展览,关于新华社指他抄袭您的作品,您的回答只使用过"相似"、"撞车"两个词汇,这次您有一个命题为《回声》(RECLAIMING)的公共艺术计划。你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计划?比如这个计划进展到了哪一阶段?关于《回声》的理念、以及您想通过他展示的主题等。

 

我看到了你们上一期刊登了YOU-KNOW-WHO的《葵花籽》在伦敦泰特美术馆的展出情况。

新华社在今年四月初,YOU-KNOW-WHO被拘押之后,发表了一篇英文文章,指YOU-KNOW-WHO涉嫌经济犯罪、抄袭他人作品。其中“抄袭”一说就是指我2005年在伦敦发表的《1001夜》和2006年在上海发表的《远人航班》涉嫌被YOU-KNOW-WHO的在德国发表的《童话》抄袭。实际上这是几年前的往事,我把它定义为艺术圈的一段悬案,作为当事人,在没有证据表明他抄袭的情况下,我非常慎重地使用了“相似”和“撞车”的说法。

但是新华社在YOU-KNOW-WHO未被定罪之前,通过舆论的方式去批评他,我个人认为会影响司法独立,特别是考虑到新华社代表大国形象,我个人认为新华社这样做有失风度。我也反对在这个时候,把艺术圈的“抄袭悬案”搅到司法和道德判断当中。

基于这样的原因,我在我的新浪博客上发表了一个声明《关于YOU-KNOW-WHO,提醒新华社注意分寸。》,表示,我的名字已经“被打抱不平”,但是我本人并不情愿。没有想到,我的这篇声明很快被删除,很多转载了这篇声明的网站,后来也被迫删除它。

从声明、到被删除,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广泛关注,我之后甚至还收到了死亡威胁的电子邮件。正像之后海外一家媒体评论的,“我仅仅是在捍卫自己‘不被言论’的自由,但是这样也是不被允许的。”

从这个事件中,我意识到,作为艺术工作者,我们的发表环境正在恶化。作为策展人,我更加敏感的是展示环境和发表环境。现实情况逼迫着我开始筹划《回声》公共艺术计划,这个计划的目标很简单,就是让我那篇消失的声明重现——以艺术的名义、以艺术的方式。因为,在一个晦暗不明的展厅中展开工作,我们首先要思考的不是展什么,而是如何让展厅不晦暗。如果我们默认了这种晦暗的现状,一切的工作都只会落得个“掩耳盗铃”、“刻舟求剑”的效果。

具体说,《回声》公共艺术计划,是把我那篇消失的声明里的大约2000个汉字,全部做成陶瓷杯子。无论未来是零售,还是批发,我希望通过公众平价收藏这2000个汉字,来回收我的这篇声明,实际上也是在回收作为一个普通公民的基本的言论的权利。

我把这些陶瓷杯子命名为语义双关的“逃词”,跟“陶瓷”谐音,暗指这些瓷器面临逃逸的命运,英文是“ESCAPING CHINA”。我自己非常珍惜我声明中的每一个字,我希望我可以把每一个字都制作成为拥有着也很珍惜的艺术品,以此来唤起大家对每一个“CHINA”以及“CHINA”所提示的作为一个普通公民的基本权利的珍惜。

我的助手这几天正在景德镇考察制作的工艺。第一批的样品很快就会出来。上周,我在接受德国《明星周刊》的采访时,也向德国记者讲述了这个艺术计划的缘起与进展。我并没有以一个正式的展览来定义这个计划的开端,实际上,这个计划已经开始。

昨天,我的团队刚刚注册了“回声-岳路平公共艺术”的微博,欢迎大家通过微博关注这个计划的进展。

 

4,您能简单谈谈您认为传统陶瓷与现当代陶瓷的区别是什么吗?

 

传统陶瓷之所以行情看涨,有一些大背景的支撑。近年来,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中国热的升温,国学题材文化产业的走高,都为传统陶瓷的走俏提供了天时的优势。

 

另一方面,现当代艺术在国内仍然停留在泊来消化时期,目前中国的现当代艺术在材料上仍然残留有西方现当代艺术的痕迹,比如装置、多媒体、大地艺术、行动艺术、行为艺术等等。大多数的中国现当代艺术仍然是在形式上的模仿阶段。

 

不过,陶瓷的未来一定是走向陶瓷艺术的现代化,西方当代艺术在中国的前景也无疑是要驶向本土化的轨道。我们还应该有点耐心,而且传统陶瓷在市场上的上涨,以及现当代艺术在中国不断被接受,已经为陶瓷艺术的现代化和现当代艺术的本土化铺平了道路。

 

以景德镇为例,目前以景德镇陶瓷学院为中心的艺术瓷的研发、创作、学术提升、推广、行销等各个方面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可喜的迹象,比如“乐天陶社”在景德镇的运转就是从产业链的角度摸索陶瓷艺术现代化的一个例子。

 

 

                                                                                                      

                                            记者:《中国陶瓷》(艺术版)编辑部  施思

                                                                2011.5.19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