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luping2009的博客

岳路平的博客

 
 
 

日志

 
 

再真些,再善些,再爱些。。。  

2011-04-13 17:07:00|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真些,再善些,再爱些。。。

 

 

 

我的那篇“声明”被迫开始长征,因为她正面临围剿。不知道她是否可以找到她的延安。

 

我不得不调低我的期望值,我必须承认“声不明”、“声跑路”的现状。短期内实现“声明”看来是太过于理想主义了,连“声晦暗”都不一定能够存活下来。但是“声零碎”倒是倔强地储存在千千万万微博好友的140个字的账户里。我现在只有一个梦想:就是“声现”,“声停留”。。。声音不再需要出走。。。

 

昨天上午, @闾丘露薇 转了那条有我声明链接的微博之后十分钟,她就开始被迫离开我了。刚才围脖好友 @jpuzhang 在微博里告诉我:幾乎香港的各大報紙,今天都在報導閣下,明報、蘋果、經濟、信報等等。。。

 

我回答说,我更在乎的是大陆的媒体,哪怕是我自己的微博也可以。只要她可以回来,每年七夕节鹊桥相会只见一次也行。如果她不回来,我只能去办理港澳通行证了。

 

新浪微博一口气删掉我十条微博,同时把 @闾丘露薇 转的哪一条人气很盛的微博也删除时,一开始我的确愤怒了。我立即对仍然可以在我自己微博上看到,但是所有别人都已经看不到的那十条微博进行了截图,进行编号,一口气再发了出去。管理员毫不犹豫地再一次一口气删除。

 

我没有气馁,继续对这第二轮被删除的十条微博进行截图,一共五条,命名为“微博尸体”,分别编号,再发上去。。。还是被毫不犹豫地删除。

 

接着,我第三次截图,命名为“无题”,再发,,,这时,新浪一对一微博管理员终于给我打来电话,要跟我沟通。

 

其实,我是一个很安全的人。首先我很瘦,在机场过安检的时候,我常常被免检;我说话也基本上是娓娓道来的,也就40,50分贝。我的要求很少,就是想说:我不想出演我不认同的角色。但是我开始意识到,今天,在我的祖国,我几乎无法说出这句话。

 

我是很会妥协的人。每一轮截图,都意味着“微博”的信息量在衰减,转发难度递增。我自己也主动在模糊这些微博的信息量,你看,最后都成“无题”了。那十条微博经过我的一再截图,字迹都模糊的快看不清了。

 

虽然有点愤怒,但是美女微博管理员让我理解他们工作的时候,我还是配合了。我说,新浪微博也不容易,承担着风险,在建设一个有尺度的言论空间。我答应保持沟通,避免对这个来之不易的平台造成伤害。

 

实际上,想要我们的环境“全真”,也未免太幼稚。其实,我只有一个梦想,希望“再真些”,哪怕多一个字也是进步;“少镇些”,哪怕少镇一个字,也就意味着多一点透明。

 

但是,她还是走了,一年一次跨越银河,太久、太长,只争朝夕!所以,连我都忍不住爬墙去看她。我国960万平方公里,我多么希望跟她能有个家。

 

 

 

我注意到有人不怀好意地将 @司马南 跟我对立起来,说他釜底抽薪,我不落井下石。说 @司馬南 在某網站的視頻訪談中,除渲染艾有婚外情、私生子外,還攻擊“名義上是藝術家,實際上政治投機家”,極盡落井下石之能事。相反,與爱有過齟齬的藝術家岳路平,不齒某社盜名欺世之舉,在微博撰文怒斥某社濫用其名字,更在接受外國報章訪問時力挺艾,盡顯知識分子風骨。

 

在此我要声明,我不同意“不齿”和“怒斥”这两个形容我的动词,我的感受是,刚从爆炒辣子鸡中出了锅,又落入高温桑拿。饶了我,我的身体消受不了。

 

有些人惟恐天下不乱。而我是主张审慎改良,厌恶“乱-治”二分法的。这让我立刻会联想到也有人将我跟艾对立起来。但是,我想说,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已经OUT了,斗争哲学早已经终结。我仅仅在要求收回对我的名字的主权,不愿意让我的名字成为任何一方的殖民地。

 

没错,我跟艾有太多的不同,但是相同的地方,一辈子也用不完。

 

我的确非常不同意司马南对艾的评价,尤其考虑到艾现在无法发出声音,这就好像你朝已经被关在笼子里的被制服者扔东西,很不仗义。但是,司马南的视频访谈我看了,我还是可以找到我们之间太多的相同:就是我们都在思考如何改善我们的环境。

 

既然目标一致,我们的确就没有了敌人。

 

如果有机会跟司马南辩论,我希望我们可以讨论出一些点子来,做一些有益于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的事情。

 

如果我有机会跟艾辩论的时候,我会跟他讨论艺术家之间创造力“挪用”、“借用”和“抄袭”的边界在哪里,目的也是避免我们不再撞车,让创意的交通可以更加通畅。

 

如果我有机会跟新华社辩论,我会鼓励新华社更加自信,我会告诉新华社,我们国家的硬实力强大了,代表软实力的新华社的工作却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我还会告诉新华社,你完全可以更加大度地对待一个已经无法说话的犯罪嫌疑人,而不是去动用庞大的喉舌力量去指责他。甚至,你只需要把他当成任何一个普通人看待就行了,在没有定罪之前,他仍然是无罪的。

 

你让他沉默,你自己也无需做声。在事实出来之前,双方都有保持沉默的义务。这样的话,你一定会获得更多的尊重。新华社不但是信息的载体,也是大国气质的载体。有时候,气质比信息更重要。

 

如果我有机会跟拘押者说话,我会告诉他,如果我们的程序更加规范,质疑就会更少;如果我们在程序上工具太多,灵活性太大,随意性太强,那么我们实际上是在给自己找更多的麻烦,给对手留更多的空子。

 

当然,我们的现代化大厦正在建设中,硬件仍然在热火朝天地施工,,,要求现代化的内部装修和软件安装马上可以正常运转,的确也不现实。但是,拘押者一定需要明白一点:外部约束少,对自制力的要求就更高。

 

外部的制约可以靠制度、机器。而在这些东西仍然稀缺时,我们就不得不依赖自制力,而自制力的载体往往就是执行者本人的内心。内心有很多优点,但是缺点也同样很多:无常的,心血来潮的,不稳定的,情绪化的。。。

 

如果我们暂时不得不依赖执行者的自制力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再善些”。

 

没有自制力的人下手会没轻没重,如果分寸不当,历史对我们当下造成的错误的报复也会变本加厉。如果执行者可以提醒自己“更善些”,总是没有坏处的。

 

中国已经不需要给别人亮胸大肌了,GDP都已经跟政绩脱钩了。我们接下来要秀的是我们的气质。我们要谨言慎行。千万不要让对方觉得我们说话很随意,下判断很草率,行动莽撞得跟一个青春期少年一样。我们要更加彬彬有礼。

 

既然我们制度仍然不足,那么内心的尺度就要更善一些。

既然内部有恨,外部有怨,我们反而应该更多地生产一些爱,而不是继续累积恨。

既然我们的信息的天空仍然是一个大雾天气,我们就要创造条件去驱散信息的迷雾,再真些,而不是继续增加,尤其不要制造迷雾。

 

再真些、再善些、再爱些。。。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