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luping2009的博客

岳路平的博客

 
 
 

日志

 
 

韩灾应急指南  

2011-12-29 11:19:00|  分类: 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知韩寒传记2012年1月1日上市(链接:http://book.360buy.com/10897228.html ),我不得不相信我之前的直觉是对的了——韩寒的“革命-民主-自由”三部曲是路金波团队的一次商业炒作。

 

微博好友也提醒我,@老沉 (新浪总编辑陈彤)在微博上力推韩寒三部曲,也可以认证新浪参与了这次炒作。

 

我其实不是在批评路金波、新浪和韩寒联手的商业行为,商人追逐利润天经地义,不需要“留着道德的血液”。但是,我想要对那些真正留着道德血液的人沉痛宣告:韩寒沦陷了!

 

韩寒沦陷了,就意味着流行文化中的道德高度崩溃了!韩灾代表的中国流行文化的道德灾难已经降临!道德再一次被商业和体制的联手遏制住了咽喉。

 

韩寒已经被女儿、书商和环球时报三方控股,他的所有行为和话语都不再是原先那个我们寄予“希望”的他。他每一句的台词,他每一次行动的剧本,都要需要经过家庭、书商(包括赞助商)、以及体制(通过环球时报确认的方式)的修改。

 

之前,大家一直默认韩寒是那个说出皇帝木有穿衣服的英雄,现在我说他沦陷了,估计粉丝们暂时还有点接受不了。这个木有关系,其实最严重的不是粉丝接受不了,而是知识分子们完全乱了阵脚。

 

记者们无法编辑出韩寒沦陷之后的新方向;专家们无法立即组织起韩灾的灾后重建;西方媒体暂时还有点晕。昨天只是看到了纽约时报撰文分析韩寒三部曲导致的“争论”,其中也引用了胖子对韩寒的批评——“太落俗套的腔调,向权利倾斜的立场,乏于认真的论述,过于默契、几近谄媚的论断,主动放弃和偏颇的贬褒,适合环球时报采用”。

 

这个事情一开始,我曾经撰文称赞韩寒掀起“革命”和“民主”大讨论的高超技巧,我多么期待这是一次大讨论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可是随着事情的推进,一方面,商业痕迹越来越明显;另一方面,在统治者的舆论阵地,一位贱货司马南,一个蠢货吴法天和一个骚货染香,居然就可以HOLD住韩寒的这张多米诺骨牌,在那个以反CNN起家的四月网上迅速把韩寒消费成为凤姐级别的奇闻异事。他们以此配合胡锡进的“韩寒蜕变论”、“超越左右论”,为胡锡进的年底述职贡献了低成本舆论维稳的勋章。

 

胡锡进、司马南他们里应外合、在微博、四月网、环球时报大打组合拳,加起来的成本也用不着造一颗导弹的钱吧?知识分子也太他妈好对付了。为了让愤青们在微博上消费韩寒的反体制秀,韩寒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成为新浪头条,而我们这种理性的声音,战战兢兢地避开敏感词,每一篇博文最多也就是几百次点击率。

 

我们再他妈地顶住了,最后还不是被攻陷了。

 

昨天看微薄里有人写了一副对联,作为对纽约时报文章里胖子批评韩寒的感想:【上联:上半年新猾社设圈套挑拨艾胖路平反遭炮轰】【下联:下半场 胡锡进中大奖离间韩寒未未 意外收获】【横批 朝猾锡拾】

 

看到这副对联,我的确很心寒。像我这样胆小怕事的人,其实如果不是事情找上我,我是不会去主动惹事的。但是就像我这样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其实在上半年新华社借我之名攻击胖子的时候,我还是守住了良知。我这种正常的表现居然获得海外媒体的一片盛赞,有那么一小段时间的自豪之外,我其实觉得很悲哀——这个时代的道德已经沦丧到了这样一种地步,就是正常的良知都需要大规模去赞扬!

 

通过微博,我在互联网上结交了很多朋友,他们都是理解我的胆小,担心我的安全和声援我正常水准良知的人,他们在问我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因为是年底,我把这个问题理解为这一年都发生了什么?我想我永远不会有机会被新浪推荐成为头条,我也就是给我微博上的好友分享一下我的感受——就是韩灾之后,我们如何可以继续维护正常水准的良知?如何继续胆小怕事地活在这个国度,这个时代,同时又不违背自己的良心?

 

目前的良知环境如下。

 

1,  微博,作为“互联网禁(相当于明朝的海禁)”的产物,已经被统治者安排的几个互联网东厂的家伙(本来想说高手,后来想想其实他们功夫很烂)HOLD住了,他们分别是:贱货司马南、蠢货吴法天、还有一个经常用别人的性感照片迷惑我们的小妖精小骚货染香。微博里的话题被这几个三脚猫功夫的货色引导,真是我们的耻辱。不过也不怪我们,他们有环球时报和四月网,我们什么都木有,只有被监控着的微博。

2,  韩寒,作为良知的符号已经沦陷,而且是不可逆转的沦陷。除了安慰一下大家,我也木有什么让那个曾经的韩寒起死回生的建议,可能大家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韩寒已死”这个事实。

3,  接下来应该肿么办?我觉得几乎毫无办法。我能想到的可能就是采取精神胜利法吧,大家可以集中火力骂骂贱货司马南、蠢货吴法天和骚货染香。只能这样了。骂骂他们,至少我们还可以有一个焦点,在低潮期,有一个焦点,哪怕很微弱,也是有用的。

 

另外,关心我的朋友,建议你们可以翻墙去看我的资料,因为我的资料在明朝海禁般的“网禁”环境下,几乎都是被扭曲的。四月网也曾经邀请我去做过两次访谈,很多朋友建议我不要去,但是我还是抱着协商、和解、温和的态度去“交流”。令我震惊的是,虽然两次访谈我几乎都是表现出了一种非常“胆小怕事”的姿态,去“建议”统治者宽容对待不同意见,最后也都无法播出。第一次是在网上上传了几天就被河蟹了。第二次是四月网偷偷摸摸地把我的访谈放在论坛里,仿佛我是一个见不得人的瘟疫一样。就算是这样,论坛里的帖子最后也被消灭了。

 

所以,在这样一个荒诞的年代,荒诞的国度,想要了解我做的事情,了解我的性格和立场,必须翻墙。认同我的崔莺莺们,月光下,墙外相见!

 

年底了,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